赛马会提供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春韭

甘孜日報    2019年04月18日

      ◎伊羽雪

      春又到了,柳絲輕揚,春鴨鳴暖,萬物有了生機。

      一畦畦春韭,脆鮮鮮地在眼前晃動,那是母親種的一畦韭。那年那月,母親在老屋前面開墾了一片空地,種了一畦韭。每年春天,新韭就蓬蓬勃勃地長出來,翠盈盈地吐著新綠。

      小時候日子苦,春天青黃不接,新糧接不上茬,哪有什么可吃的,母親就用這些新韭做美味,認認真真地撫養我們。

     “夜雨剪春韭,新吹間黃梁。”“春韭滿園隨意剪,臘醅半甕邀人酌。”古人對新韭賦予了詩意,母親不會讀詩,總說:“春韭香,夏韭臭,秋天韭菜一般吃。”從母親不厭其煩的話語里,我早早地就聞到春韭的香味了。

       母親用春韭作原料,費盡心思為我們做飯菜,幼小的心靈里總有股暖意。母親從春陽沐浴的菜畦里割來一把韭,在我和弟弟眼前晃動幾下,嘴一撅,說,今天做酸辣韭菜炒雞蛋嘍。春韭是自個種的,雞蛋是自家的雞下的,心靈手巧的母親總是把這道酸辣味的韭菜炒雞蛋做到極處。韭菜去掉爛皮,洗凈瀝干水分,切成段。水淀粉中加入花椒粉、米醋和鹽,調成汁備用。雞蛋打散后,炒熟,用鏟子在鍋中切碎,盛出。然后用辣椒面爆香油鍋,加入韭菜,迅速翻炒,再倒入調好的汁,稍后加入炒好的雞蛋。母親做菜,我和弟弟在一邊看得入神,心里充滿了期待和美好。一會兒功夫,又黃又翠又香的酸辣韭菜炒雞蛋就擺上了餐桌。

      清明前后,母親一定會去小河溝捉螺螄,將肉從殼中一一挑出,也是用來炒韭菜。春韭油鮮,與黑中帶白的螺螄肉一起爆炒,又是一番風味。母親認真把握每個環節,先將螺肉撒些鹽泡上,再用手用勁地抓抓,仔細沖洗幾遍。一邊做一邊說,一定要洗干凈的,不然會澀嘴的。母親做的韭菜炒螺肉特好吃,我和弟弟吃得額頭出汗,母親在一邊笑個不停。

      母親咬咬牙,拿錢買來香干,又開始給我們做春韭炒香干。母親做菜的方法我記得十分清楚,先把胡蘿卜洗凈切成絲,將韭菜切成段,分別放入蔥姜末熗好的油鍋里爆炒,再加些調料就成了。一盤菜里紅黃綠都有,顏色十分誘人,看著讓人眼饞,母親做的菜總是好看又好吃。

      韭,初春品質最佳,春食韭菜有益于肝。母親還給我們用春韭包餃子,做韭菜盒子、韭菜炒粉條、韭菜炒干絲、韭菜炒豆芽、辣熗春韭、涼拌韭菜……每做一樣簡樸的菜肴,母親都投入無限的真誠和用心,給我們百般的呵護和疼愛。

      新春又到,我在城里安了家,在小院里也種了一畦韭。新韭綠油油地長在春天里,和春日的陽光說著心里話。

      我把年邁的母親接過來,親自下廚房給母親做了一道春韭炒魷魚。我把魷魚用堿水泡好,洗凈切成絲,春韭切成段。鍋中入油,爆香蔥姜蒜,倒入魷魚絲,調入花椒、八角、桂皮、老抽、料酒、生抽等,然后加入韭菜爆炒。每個環節都如母親一般認真,春韭炒魷魚散發著無盡的香味。

      人間真情,以愛當先。母親用無限的真誠撫養子女,我們用無私的愛回饋母親.


  • 上一篇:暮春
  • 下一篇:谷雨

  • 赛马会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