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马会提供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柳風細雨話春燕

甘孜日報    2019年04月18日

      ◎彭根成

      燕子通體黝黑烏亮,不僅形體俊俏矯捷,而且聰明伶俐,活潑可愛。東漢許慎在《說文》中稱燕子為“玄鳥”。“天命玄鳥,降而生商”,講的是殷商遠祖簡狄,吞食燕卵,懷孕生契,繁衍出商族的故事。幾千年來,民間已形成了“杏林春燕、燕柳迎春、春燕銜福”等傳說與習俗。“借燕謳春”、“借燕遣懷”的詩詞舉不勝舉。

       燕子是報春鳥,隨物候變化而遷徙。唐武元蘅的《歸燕》云,“春色遍芳菲,閑檐雙燕歸。”鄭谷詠燕,“年去年來來去忙,春寒煙暝渡瀟湘;低飛綠岸和梅雨,亂飛紅樓棟杏梁。”宋梅堯臣也有燕子詩,“前村春社華,今日燕來飛。將補舊巢闕,不嫌貧屋歸。”

       燕子是建筑師,用智慧勤勞的嘴銜草粘泥、壘起漂亮堅固的巢穴。古詩《東城高且長》贊美之,“思為雙飛燕,銜泥巢居室。”;唐秦韜玉吟燕,“不知大廈許棲無,頻已銜泥到座隅。”燕子造窩時不怕困難,風雨無阻,倍含艱辛。對此,南宋劉子翚有詩描繪,“燕子營巢得所依,銜泥辛苦傍人飛。”這也是對燕子人文精神的充分肯定。

       燕子是思鄉子,即使漂泊到海角天涯,總要戀舊回歸。陶淵明在《擬古》中記敘道,“翩翩新來燕,雙雙入我廬,先巢故尚在,相將還舊居。”因思鄉心切,燕子急匆匆趕回,而且還要尋找到老主人的家;在回歸的過程中,為了節省時間,燕子只好低空疾飛,猶如陸游詩證,“只愁去遠歸來晚,不怕飛低打著人。”即使已經于海外成家立業、生兒育女,但在春訊的召喚下,終究也要帶著兒女,回歸故里。宋汪藻詩繪,“來春強健不相見,送汝將雛又一歸。”

       燕子是摯愛情侶,雙飛雙棲從不分離。“燕爾”、“燕侶”等文辭從古至今,是新婚喜宴上的祝福比喻。南朝蕭統的《綿帶書》云“九萬里之孤鵬,權潛燕侶。”蕭綱也說:“愿得長如此,無令雙燕離。”還有鮑照的“雙燕戲云崖”、翁宏的“微風燕雙飛”,燕子成了恩愛夫妻的象征。另外,馮延己的“愿如梁上燕,歲歲長相見。”以及李白直抒胸臆的“雙燕復雙燕,雙飛令人羨”,燕子逐漸成為人們效仿的榜樣。相戀二人互托終身之后,就應該像燕子那樣,不離不棄、如影隨形、白頭偕老。

      “翩上雙燕畫堂開,送古迎今幾萬回。”楊柳依依,細雨霏霏,成群結隊的燕子從南方飛回,紛紛加入到詩意盎然的春色畫圖中,剪輯著美麗而富有詩意的春天。


  • 上一篇:谷雨時節
  • 下一篇:鄉村谷雨

  • 赛马会提供 36o15选5走势图 天津时时一共多少期 时时中彩票官网网址是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二肖中特期期准2019 江苏e球彩开奖公告 黑龙江时时走势表 上海时时乐有技巧吗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75秒时时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