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马会提供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新聞 >> 輿論監督哨 >> 瀏覽文章

是什么阻擋了運紙貨車的路?

《甘孜日報》    2015年01月15日

——再看康定小街小巷亂停亂放

光明路逼仄的小巷。本網記者 楊杰 攝
  ■277步路,不足200米的距離,一輛運送新聞紙的貨車在駛過這段路時居然用了5個半小時時間。是這輛車拋錨了?還是另有隱情?為什么貨車駛出了蝸牛的速度?
  ■印刷企業要生產,自然離不開油墨紙張,但為了運回一車新聞紙,為了讓運紙貨車能順利通過一段停滿各種車輛的街道,企業職工居然要傾巢而動——

  2015年1月7日,星期三。
  因為要晨練,記者照例是早上6時20分起床。30分鐘后,記者出現在康定光明路工商公寓一帶。在工商公寓左側,一輛標注有“雅安市雨城區”字樣的貨車已經停在街道邊。看到這輛熟悉的貨車,記者一下子就想起本報印刷廠當天要運新聞紙,這輛車可能就是運紙車。

  ■ 記者 周華
  車與蝸牛——
  小街小巷的無奈
  記者7日早上見到的這輛貨車其實并沒有拋錨,而且還滿載著12噸新聞紙,這些新聞紙是本報印報所必需的。貨車駕駛員告訴記者,為了趕在8點前進入康定城,他是花了5個多小時連夜從雅安趕過來的。汽車剛駛到光明路,他就傻眼了,雖然之前早就和報社印刷廠打過招呼,希望能協助清理一下停在光明路上的車輛,但事實還是與愿望相去甚遠。看到駕駛員無助的眼神,記者特地記下了他在光明路口受阻的時間——早上6時50分。
  自從見到這輛車開始,記者就一直在回憶幾年前自己在《甘孜日報·康巴周末》刊發的一篇文章——《再過幾年康定城還有停車的地方嗎?》,其實在當時的這篇文章中,記者已經提出了一個問題——那就是在私家車迅猛發展的今天,在城市交通中首先要解決停車的問題,尤其是對于處在大山中的康定來說,更應該關注這個問題。但事實卻是,與幾年前相比,康定的街道沒有變寬,但車卻越來越多;高樓越來越多,但可供停車的地方卻越來越少。于是乎,康定的大街小巷便理所當然的成了“停車場”。
這天早上的晨練,記者一直心不在焉,一直是在回憶中度過的。在一個個電影般的鏡頭中,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當記者返回光明路工商公寓時,這輛來自雅安的貨車還在原來的位置停著。于是,記者決定仔細地了解一下光明路康定賓館至報社段的交通現狀。
  雖然每天在這條并不寬敞的街道上穿行,每天在擁擠中迎接日出日落,但自從記者寫過一篇《光明路不光明》的文章后,就再沒有用心去了解過這條路的狀況。
  記者所說的光明路其實只是其中的一段,這段路東起工商公寓,西至甘孜日報社,全長僅277步,如果按三步兩公尺計算(記者總結出的一種計量方式),這條街道的長度還不足兩百米。因為歷次改造、修建等原因,這條街道寬的地方也就在4米左右,窄的地方可能只有3米多一點,與其說它是街,還不如說它是巷。把逼仄、擁擠、凌亂這一類的詞語用在它身上,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在康定,只要你想打的到甘孜日報社和州氣象局、光明小區等單位和小區,被拒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;的士司機拒絕乘客的理由也很簡單——在這條路上汽車無法調頭。
  據記者統計,這段路上當天總共停了31輛車,如果按每輛車4.5米長計算,這些車的累計長度是139.5米;如果車與車之間有兩米的間距,則還要加上60米;也就是說如果照此計算,這條路已經基本上被車塞滿了,就連出租車通過都十分困難,大貨車想從此經過就更是難上加難了。當然,以上計算方法是理論的計算方式,而當時現場的情形是,這31輛車不規則地停放在光明路兩側,有些地方的可通行空間已經不足兩米。
  當天上午12時20分,這輛運送新聞紙的大貨車在歷盡千辛萬苦后終于抵達了報社院壩,277步路,耗時5個半小時,平均每個小時僅前行了50步,這種速度用在蝸牛身上應該算是比較快的了,但用此來計算車的行駛速度,真的讓人有些難以置信。
其實不只是在光明路,在康定的其它小街小巷,車輛占道停車現象仍然十分嚴重,盡管新聞媒體曾經做過報道,但可以說是收效甚微。這種情況的存在,不僅埋下了交通安全隱患,還直接關系到小街小巷地區的消防安全。
  怪招頻出——
  運輸新聞紙需要“全家”總動員
  本報印刷廠是一家有60多年歷史的企業,坐落在康定光明路66號。幾十號職工外加一處不起眼的廠房,就是印刷廠的全部“家當”。印刷廠除了承印一些社會印件外,主要承擔著《甘孜日報》藏漢文報的印刷任務,每個月對新聞紙的需求大約在12噸左右。康定光明路是條“斷頭路”,車輛要進入報社院壩只有一種選擇——那就是從光明路經過。但現在的光明路已經不是幾年前的那條路,除了路兩側不斷長高的建筑之外,最顯著的特征就是路上停的車越來越多。這種狀況帶來的直接后果是,光明路沿線居民打車難、報社印刷廠運輸新聞紙更難……
  說起運紙難,印刷廠職工感觸最深。“在運紙車來的前幾天,我們就得把廠里的車開到光明路上,其目的是‘占領’有利地段,確保運紙車經過時方便挪車。同時,我們還會打印一些告知類的單子放在所停汽車的擋風玻璃上,希望在街道上停車的車主能給予關照。另外,在運紙車到達時,全廠職工都會出現在街道上,臨時充當一下交警的角色……。盡管如此,運紙難仍然是我們最頭痛的問題。”說起為應對運紙難所出的“怪招”,印刷廠負責人表現出的仍然是無奈。
  其實在幾年前,印刷廠運輸新聞紙是件相當容易的事。雖然光明路算不上寬敞,但總體來說通行載重12噸左右的中型貨車還是沒有問題的。“當年我給報社運輸新聞紙時,從雅安到康定一天可以打個來回,但現在不行了,僅在光明路上就會耗去半天時間。再這樣下去,我下趟都不想來了,這點運費真的不好掙!”從貨車駕駛員的話里,可以看出車輛增多、亂停亂放所帶來的城市交通問題正在日益嚴重。
  作為一家自負贏虧的國有企業,印刷廠職工的生存在一定程度上還得依靠報紙印刷。如果照此下去,終究有一天,印刷廠會面臨無紙印報的狀況。
  一個堵字——
  帶來的還有消防安全隱患
  其實在此之前,因為亂停車而阻塞光明路,堵住了消防通道,還差點助長了一場火災。
  1月6日,光明路一帶一幢舊樓出現了火災險情,本報干部職工得知險情后,迅速撥打了119報警,并及時組織撲救。經過有效撲救,險情迅速被排除。但聞訊而來的消防官兵及消防車卻被阻在光明路上,無法向事發地靠近。試想一下,如果當時火災險情沒有得到有效控制,而消防車又無法進入的話,那后果肯定會不堪設想。
  通過這起險情,完全可以聯想到:假如康定其它類似地方出現火險,如果消防通道又被堵塞,導致消防車不能及時進入,因此而釀成更大的事故也不是沒有可能的。但如果真的因此而釀成慘劇,責任又該誰來承擔?
  疏堵結合——
  治理還得從源頭著手
  亂停亂放是許多城市的通病,為了治療這個“城市病”,深圳市采取了對亂停亂放者給予高額罰款的辦法,而北京等地則采取了劃定停車區域、加大住宅區停車場建設力度、加強城市道路管理、提升城市公共交通等辦法,這些辦法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亂停亂放的問題。康定的街道狹窄,城區可利用土地嚴重不足,住宅小區建設時沒有配套停車場所、城區沒有大型停車場等等,所有這些,都給亂停亂放留下了“伏筆”,但這并不是默許亂停亂放的理由,更不能放任自流。
  一直以來,本報都在關注康定小街小巷的亂停亂放問題。但從現實來看,僅僅關注是不夠的,這個問題必須要引起當地黨委、政府和相關管理部門的重視。尤其是雅康高速公路通車后,到康定旅游的人會更多,車輛停放問題會更加突出;再加之百姓對汽車的需求會越來越大,車輛增加與停車場不足的矛盾會進一步加劇。如果長期放任亂停亂放行為,以后糾正的難度會進一步加大。所以必須盡早對其進行規范,采取疏堵結合、治理與管理并重的方式,加大停車場地建設,加強對城市道路的管理,真正從源頭上解決這一問題。
 

 
  • 上一篇:維護冬季道路安全 對大車淋水器說“不”
  • 下一篇:治治這些“僵尸車”

  • 赛马会提供 电竞奇兵比分网 北京快乐8官网投注 彩票管家 最新单机斗牛破解版 广东11选五号码查询 分分时时彩计划 快乐炸金花官方版 怎么网上买七星彩 100万刮刮奖图片 25选7开奖结果一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