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马会提供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資訊 >> 交通資訊 >> 瀏覽文章

深貧地區交通需疏“經”通“脈”

四川日報    2019年01月16日

    脫貧攻堅進入攻堅拔寨關鍵時期,代表委員獻計獻策

  “現在就盼著進出涼山的通道再多幾條,我們大棚里的草莓出州速度和質量更有保障。”涼山州普格縣五道箐鄉副鄉長唐刃知道全省兩會正在召開,希望記者能將涼山群眾的期盼帶到會場,“山高谷深,受交通條件限制,本地農特產品運出大山難,群眾脫貧增收還面臨考驗。”

  作為脫貧攻堅的“先行官”,外通內聯、通村暢鄉的交通基礎設施事關群眾切身利益,成為省兩會期間代表委員討論的熱點。□本報記者 吳曉彤

深貧區亟待“輸血”加快打通對外大通道

  “看見屋走到哭,望著山走得癱——這曾是涼山群眾出行難的真實寫照,即便在建成2.3萬公里的農村公路后,交通瓶頸依舊掣肘脫貧攻堅。”1月15日,在省十三屆人大二次會議涼山代表團全體會議現場,省人大代表、涼山州交通運輸局副局長龔平的一席話引發熱議。

  從實際調研來看,三州地區經濟基礎薄弱、產業結構不合理、市場發育度低、融資能力差,歷史欠賬較多,交通扶貧脫貧攻堅挑戰大——致公黨四川省委提交的一份集體提案中這樣寫道。

  “三州地區的交通建設仍處于亟待‘輸血’階段。”龔平以涼山為例,該州目前僅有一條高速公路和一條鐵路通車,而且京昆高速(涼山段)受氣候、自然災害影響較大,冬春季安全通行時間較短,尤其影響農特產品出州,成昆鐵路技術標準偏低,客貨運能嚴重不足。

  因此她建議,開展修建雅安經西昌至攀枝花至昆明高鐵的相關研究,以此釋放成昆復線鐵路運能;開通一條起于西昌,接成昆復線,經昭覺至云南昭通的鐵路,有效連接通往北部灣、粵港澳大灣區的高速鐵路和貨運鐵路網,拓展涼山南向開放新空間。

  “三州地區海拔高、地形復雜、地質條件差,道路修建工程艱巨,造價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”在省政協委員、致公黨四川省委科技與教育委員會副主任郭春生看來,優先保障交通扶貧資金,繼續加大中央預算內資金對三州等深貧地區交通建設的投入,盡快突破交通發展掣肘,是充分發揮交通運輸對脫貧扶貧基礎性作用的必要條件。

疏通農村“毛細血管”“交通+”構建特色致富路

  交通建設,鋪下的是路,通達的是富。尤其對我省秦巴山區、烏蒙山區、高原藏區、大小涼山彝區四大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來說,農村公路是其脫貧并實現鄉村振興的重要引擎。

 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,2018年我省新(改)建農村公路2.6萬公里,今年新(改)建農村公路2萬公里。

  “農村公路背后的潛在作用遠不止助力農產品銷售這么簡單,四通八達的農村公路使人員、物資交流加強,更重要的是,路可以發揮媒介功能,將外界發達的東西傳遞到貧窮落后地區。”省人大代表、巴中市交通運輸局局長李本勇坦言,農村公路建設目前還存在一些問題,尤其是建制村聯網路和村內通組路缺少具體政策支持,導致已建成的村道通達深度還不夠、覆蓋面積不廣、直接受益群眾不全,“農村公路就像身體的毛細血管,如果只是動靜脈暢通,重要末端卻未打通,依然會血脈不暢。”

  如何真正發揮交通運輸對扶貧脫貧的基礎支撐作用,助推貧困地區產業化水平實現質的飛躍?

  “通村公路的資金難題還是需要綜合施策,尤其是整合涉農資金、鼓勵社會資本和受益群眾主動參與。”郭春生建議,從帶動貧困地區優勢資源出發,完善貧困地區路網骨架,提升道路通達性,“全力推進農村公路向城鎮新區、產業園區、農村社區延伸,大力修建資源路、產業路和旅游路,將村里的特色農業、鄉村景觀、精品民宿等串珠成鏈,以此帶動一方產業、致富一方群眾。”






  • 上一篇:我州2018年實施交通先行戰略紀實
  • 下一篇:我州全力建設川西北綜合交通樞紐

  • 赛马会提供 黑客能修改时时彩余额 时时彩app苹果版 广东11选5任八推荐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出的 三分赛车正规吗 足彩胜负14场74期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选 山东时时诈骗案 山东福彩群英会48 新时时网上买